活在节日贺文中的我,主聂卫,不逆可拆,吃all卫

雀羽后记的一点补充解释

微博有小伙伴觉得雀羽庄叔死前报复的不够彻底,不够刻骨铭心,我这里统一解释一下下。

我前提私设下,大叔已经把二叔困在身边了,对于二叔的身体状况,大叔是知道的,知道自己爱人因为自己的原因身体越来越差,但他还是不想放手,不想让他离开自己身边,想要打温情牌感化二叔,让二庄彻底接受他。

但是文中庄叔是恨大叔的,只不过这种恨随着大叔细水长流般的温情,消磨了很多。

二叔也承认自己对大叔的感情,但他始终无法真正的原谅大叔,毕竟是毁了他一生的人,这种感情对于二叔是矛盾的一种存在。

自此我要营造一个对一切都绝望的二叔,无悲无喜,无欲无求。一边坦然享受大叔对他的好,一边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大叔对他无微不至的照料下,自己的身体逐渐走向崩坏。二叔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也不在乎生死,但是他知道,大叔在乎,他也知道,盖聂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让他活下来。

试想,大叔每每望向他的眼中带着掩盖不去痛苦和悔过,感受着大叔对一切事态发展的无能为力。对二叔来说,这样如蛊毒一般的报复才是他能想到的对大叔最好的惩罚。看着自己的爱人一步步走向死亡,自己无能为力,这是一种对于大叔的折磨,无声的控诉,此时的二叔已经不屑于和大叔耍手段,只想一心解脱。

想要困住一只桀骜的苍鹰,断了他的翅膀迎来的结果必然是死亡,于喜爱苍鹰的养鹰人来说,付诸一切心血和代价也要留在身边的美好之物死去,那也是对养鹰人一种严厉的打击和惩罚,这个惩罚盖聂要用余下一生去承担。

评论 ( 12 )
热度 ( 5 )

© ―南风倾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