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节日贺文中的我,主聂卫,不逆可拆,吃all卫

【聂卫】此间留白(修仙 走剧情 小虐 未完结)

此章节为过度章,没有注意事项

前文回顾:

章一

章二



  待在机关城的日子简单且无趣,对于多动的孩子来说更像是折磨。

  盖聂待在石室静修,项氏一族少主有事被他师父叫走了,就剩天明一人漫无目的在机关城内闲逛。走马观花不看路的后果就是撞到了人,抬头,就被一脸冷漠的高渐离冻了个透彻。

  一个人的脸怎么可以冷成这样。

  天明还在发呆之余,就被小高清冷的声音拉回现实。

    “你叫荆天明?”
    “...是。”没想过他会和自己说话的天明下意识答到。
    “大哥的孩子...”那人喃喃的说着,“和大哥真像。”
    高渐离看着荆天明那张与他父亲五成相似的脸,愣愣出神。
    那人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长这么大了,该有多开心?...那人的身死,和那个叫盖聂的妖物脱不了干系!高渐离捏紧拳头,周身的真气渐渐化为冰冷的剑意,却被一个在眼前晃着的手拉回了注意力。
    “诶诶?小高?你在发什么呆?”天明在那人面前晃了晃手,招呼他回神。
    “无礼!在长辈面前你就是这个样子么?”高渐离的脸色又冷了几分。
    “没有没有,我听到墨家其他人都叫你小高统领的,但我不是墨家的,只能叫小高了啊。”

  机灵的少年耍起小聪明,扑闪着大眼睛希望躲过责骂。
  高渐离叹了一口气,“无妨,这段时间机关城内不安全,你还是待在石室的好,还有,离盖聂远点,他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说罢,高渐离转身离开,留在身后的天明跳脚。
    “我才不呢!我大叔是最厉害的!在来你们墨家之前,一路上的坏人都是被大叔打跑的!我就跟着大叔了!”
    堵气离开的天明乖乖回了石室,看着他的大叔修炼,不多时,天明头一点一点的睡了过去。

  黄昏临近,夜幕降临,一日无事,就这样,安宁的日子持续了几天。

  墨家明知道外围有秦国妖兵兵临城下,但这发生的一切似乎来的都太突然了,快的令人无暇应对,机关城内人人自危。

  在毒雾面前,固若金汤的机关城变得不堪一击。再强大的机关,没有了人力操控,到头来只是一堆死物罢了。

  流沙的渗入,妖兵的入侵,机关城内到处弥漫着鸩羽千夜的毒雾,还有那个对盖聂来说并不陌生的气息。

  一别数十年,终究还是躲不过宿命。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
  被迫躲在墨核之中残余的墨家仙众,是攻破机关城的最后一道防线。中央大厅之中的那个散发着强大气息的男人,用冰冷的目光扫视着厅中跪了一排的俘虏。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大厅之中只剩下轻浅的呼吸声。
  他在等待。
  一声剑鸣,男人的耐心似乎耗尽了,随着俘虏们一个个倒下,大厅之中更加安静。
  在男人准备对最后一个俘虏,同时也是俘虏中唯一一名女子动手时,走道之中传来了剑戟相撞的声音,还有一种突兀沉重的脚步声。
  男人收手,眉眼微挑,嘴角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弧度,背对着来人。
  一身白衣的盖聂收了手中的剑,不动声色的观察了大厅之中的状况,剑意直指黑衣男子,入目便是一抹刺眼的银白,盖聂心中微微抽痛。
  “小庄。”
  “师哥。”
  十多年未见,故人早已是朱颜华发,而盖聂自己青丝依旧。
  最初的分别,他们谁都没有错,哪怕目的相同,道路不同。
  剑鸣铮铮,剑意袭卷八方。剑光闪过的地方,散下点点红芒。
  盖聂听到了自己师弟对自己的质问,“你放弃了鬼谷,放弃了一切,到底得到了什么?”
  他沉着回击:“你什么都不肯放弃,又得到了什么?”
  亦如多年前的模样,一样的互不相让。一句话,便可让对方遍体鳞伤。
  卫庄怒意暴起,银色的竖瞳,眼角的细鳞,更凌厉的剑式诉说着主人心中的不甘,一黑一白两条龙的虚影盘旋在二人周围,双剑的碰撞,激荡出银色的火光,两只虚影同时扶摇而上,乘着月光嘶鸣不止。
  无人来阻止这场战争,也无人敢阻止,纵横之争,至死方休。


评论 ( 9 )
热度 ( 24 )

© ―南风倾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