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节日贺文中的我,主聂卫,不逆可拆,吃all卫

【聂卫】此间留白(修仙 走剧情 小虐 未完结)

依旧是剧情过度章节,无注意事项。

前文回顾:

章一    章二

章三



    只是一瞬,无知小儿奔向盖聂,口中呼喊着“大叔”,却在躲到盖聂身后时,露出锋利的爪牙,暗中偷袭。

盖聂没有看到卫庄眼中的愤怒,他以嘲讽的口吻问他的好师弟,他以为今日的决斗只在他和师弟之间。
   卫庄没有接话,只是为手下挡了一剑,呵斥她退下,再次开口反驳的话显得那么无力。
   利刃入肉的闷响,渊虹折断的哀鸣,漂亮的反手一击,胜负已定。
   卫庄将自己的咽喉向前送了几分,白皙的脖颈多了一条刺目的血线。
   盖聂半执残剑的手向后退了几分,手心之中的鲜血源源不断的滴落。
   那一刻,卫庄知道,最后的赢家,还是他。
   妖剑鲨齿的那一击,足够让盖聂躺上几天,哪怕他是大妖。

   而剩下的时间,足够让卫庄完成许多事。
   也许命中注定墨家仙派不该亡于此,墨家上仙巨子的及时赶到,让流沙众妖有些措手不及。
   和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玩闹的比试彻底惹恼了卫庄,手下的剑招愈发狠厉,墨家巨子替那孩子挡下了最后一击。
   看到了一个本该死于自己剑下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卫庄压抑着新伤发起攻击。结果惨败,伤上加伤。眸中的竖瞳恢复成人类的瞳仁,眼角的细鳞也慢慢褪去,苍白的脸色,嘴角怎么也抹不去的血线,招示着主人伤势的惨重。
   唯独那双银色的双眸,闪烁着不屈的战意,不惧生死。
   意料之外的饶恕,落败却带着一身傲气离开的卫庄彻底激怒了墨家众仙,怒骂之中他们的上仙巨子口中鲜血如注,跪倒在地。
   一切来的都太突然。
   路途之中遭受阴阳家女妖大司命偷袭的墨家巨子,在接了卫庄一剑后已是极限,动用真气使得体内的六魂恐咒爆发,现下已是垂死之人。
   临走前他将自己的毕生修为系数传给了荆天明,连带代表着墨家仙派的镇派之宝墨眉,一并给了他。他欣赏天明的性格,也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个孩子是个莫大的转折,能给墨家仙派带来一线希望。
  青龙启动,巨子身死,残党逃离,这一战向天下表明,机关城已破,墨家仙族将不复存在!
  逃亡中昏迷的盖聂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旧时的事,旧时的人。梦到了他还在鬼谷时,灵智尚未健全,眼里心里全是那个栗色短发的少年。
  梦到了最后决战前的那一晚,少年正对着他,口中张张合合说着什么,已经听不太清,但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时的少年眼眸,还是似蜜糖般的琥珀色。
  少年的眼中是万千星河,他坠了进去,醉的透彻。

 


  几月后。
  墨家残余众仙在儒家三当家张良的暗中帮助下,乔装打扮入住儒家仙域桑海城郊外的小院里。
  儒家仙派与墨家仙派道义不同,儒家仙派主张以仁为本,众生平等。桑海城内有一座大陆上最好的学府,学府名曰小圣贤庄,广收学徒,无论仙妖,只要一心向学,都可成为其中一员。
  墨家新进上仙天明巨子和项族虎氏一族少主项少羽在儒家三当家张良的安排下化名子明,子羽藏在小圣贤庄内,躲避追兵。
  墨家仙域的沦陷,让仙家各族风声鹤唳,桑海城内多了一些生面孔,三五成群,行走规矩,隐藏在平静下的势力都在蠢蠢欲动,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墨家仙派。


——tbc——

关于琥珀色的年轻小庄,来源于秦时明月手游,里面的少年卫庄头发和眸色都是棕色的。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南风倾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