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节日贺文中的我,主聂卫,不逆可拆,吃all卫

【聂卫】此间留白(修仙 走剧情 小虐 未完结)

逐渐步入主线,这章写的我好开心

前文回顾: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醒来后待在木屋前削木剑的盖聂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忽视了那道扫过自己周围,探寻了一圈又收回去的精神力,也忽视了那道充满敌意的目光,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胜七巡视了周围后并没有发现他想找的人,但他找到了另一个人,可以和剑圣盖聂媲美的人,盖聂的师弟。

  第一次的短暂的交锋,胜七和卫庄为了利益,互换消息后各自离开。

  第二次交锋,当卫庄看见站在桥上的胜七时,就明白了,今日必有一战。

  鲨齿和巨阙同为重剑,但巨阙落下的重力加上剑身所含的剑气,只一剑就让卫庄肩膀上的伤口崩裂。

  不能硬抗。

  卫庄借着鲨齿灵活的优势,用剑招荡开巨阙,为自己创造攻击的契机的同时,手下还不断往刁钻的角度攻击。

  双方二人过了不下百招,卫庄带伤在身,明显处于劣势。

  巨阙和鲨齿的剑气将吊桥的木板砍得七零八落,卫庄心生一计,拦腰砍断了吊桥,二人双双下落,桥下迷雾弥漫,看不清崖底是什么。

  卫庄在空中拆了胜七三十来招,眼看落地无望,胜七重剑一扫荡开鲨齿,向卫庄胸口打去一掌,借力上跳用巨阙卡在山间的石缝中,停下了下落,随后在怀中取出了一个传送法阵,抹了抹嘴角的血,红光闪过,已经没了人影。

  卫庄生生受了一掌,在空中画出符文开了剑阵,以强大的妖气减缓自己的下落,离地还有一段距离时,卫庄压制不住内海的气血翻涌,体力不支摔了下去,失去了知觉。

  小院中削木剑的盖聂手下一重,木剑断做两截,放下了手中的刀,看向了远处地平线上的一轮红日,叹了一口气。

  卫庄醒来时感觉全身都在痛,尝试着动了动手臂,绷紧的感觉和鼻间环绕的药香让卫庄松了一口气,随后挣扎着起身,环顾着这个简单的小木屋。

  破损的木墙上挂着兽皮,还算完整的木桌上摆着一盏魂灯,幽蓝的火光照亮了一方天地,而卫庄刚好躲在光亮之外的阴影中,注视着这一切。

  “醒了?”破旧的木门被缓缓推开,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膜,卫庄转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师哥?”

  “怎么?不欢迎?”盖聂端了一杯温水放到卫庄面前,坐在床边注视着卫庄喝完,抬手拿掉杯子,用拇指把卫庄嘴角的水渍划到唇上抹匀,起身,拉进了与卫庄的距离。

  “非要弄成这副样子么?”盖聂伸手捏住了卫庄肩膀上的绷带,换来一阵急促的呼吸声。

  “我愿意,与你无关。”卫庄冷冷的回答,用另一只受伤较轻的手拉住了盖聂的衣襟,往前一拖,二人之间的距离,呼吸可闻。

  “呵。”

  放开衣襟的手环住了盖聂的腰,柔软的白发蹭着盖聂的脸颊,消瘦的下颔轻轻搁在盖聂的肩膀上,耳边传来富有磁性的声音,说着毛骨悚然的话语:

  “张―子―房―你玩够了么?”

  “嘛,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最起码在你看到我的第一眼,你是相信‘我’就是盖聂的,这样就够了。”低沉沙哑的声音化作了青年特有的清亮嗓音,“不可否认,那一刻,你很开心。”

  卫庄闭上了眼,淡淡的说道:“你不是他,我一眼就认得,以后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再次睁开眼,银色的竖瞳出现,破除了张良的幻术,一把捏住张良身后摆来摆去的白色狐狸尾巴,手中突然发力。

  “还有下次,我拿鲨齿剁了你的尾巴!!”

  “痛――住手!!下次不玩了!”从卫庄手中抢出自己尾巴的张良痛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但还要保持微笑。

  “我救了你,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缕了缕尾巴上的白毛,张良无语的对卫庄说到。

  “你该庆幸我现在还伤着,否则你不会想知道后果。”

  张子房决定的转移话题:“......你好好休息,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最近桑海城不太平,我也不敢出来太久,生活所需的东西都在这个戒指里,你会用我也不多说,带了几本书你解闷,伤没好之前不要到处乱跑。

  “知道了。”知道良狐小心思的的卫庄挑了挑眉,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那我走了。”放下尾巴的张良拢了拢自己的袖子,转身离开。

  “嗯。”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后,卫庄拿着戒指将自己的精神力注入进去,查看里面的情况。

  吃的喝的不少,还有一些高阶灵石和伤药,中间堆着几卷书,戒指空间的角落中还有一块灵气充裕的玉石。

  玉石的玉料是寒潭中的寒玉,玉料通体莹白,雕刻着一条龙,二指粗细,半掌长度,栩栩如生。周身上的细小鳞片清晰可见,张扬的五爪,飘逸的龙须,周身环绕着寒气,仿佛真的是腾云驾雾的真龙一般,耳畔还有隐隐约约的龙吟声。

  卫庄取出了那块玉石,放在手中把玩着,从指尖传来的丝丝凉意,和着月色,冷到了心里。


——tbc——

ps:下章高能。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南风倾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