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倾寒―

活在节日贺文中的我,日常换ID,主聂卫,不逆可拆,吃all卫

【原创】忘川 01-02(清水 现代 温馨 完结)

本文是很早很早之前看过的灵异段子有感而写的,是个清水的小短篇,字数不多,但很温馨

顺便一提,这个是我两年前写的文,文风有些不一样,祝各位食用愉快^ω^

【01】

     卫庄是一只猫妖,准确来说是一只八尾猫妖。只不过在普通人眼里,他只是一只气质高贵清冷,身姿优雅的大白猫。但如果在有缘人眼中,他则是一只威风凛凛,后生八尾的巨大妖兽。

    卫庄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岁了,他也懒得记。自从他第一次用自己的第八尾实现了一个人的愿望时,就已经明白了一个事实,要么停在八尾等着寿终,要么忍痛折了自己的第八尾换来新生。他选择了后者。

    自此他的修为就停在了八尾的进度,无论再怎么努力,也休想前进分毫。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修炼枯燥无味,卫庄始终重复着修炼,断尾,重生的道路。这条道路一走,就是上千年。

    在这千年中,卫庄用自己的第八尾为无数的有缘人实现了愿望。

     金钱,女人,名利,权力还是力量,哪怕是杀戮,只要你能提的出,卫庄就能办得到。

     唯一的条件就是你能够碰见他且成为他的有缘人。

      ......

     卫庄抖了抖耳尖上的毛,弓起身子伸了一个懒腰,随后又打了一个哈欠,才走出这间破庙,享受了一下冬日的暖阳。

      距离上一次遇见有缘人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二十年一轮回,如今体内的力量又被消耗殆尽,新的尾巴也已长了出来,就差新一任的有缘人了。

      卫庄扭头看了一眼今早刚刚成型的尾巴,嫌弃得用爪子拨了拨,就将八条尾巴幻化为一条,扭头离开了这里。

      卫庄没有家,他一直都是随遇而安的,走过了无数的地方,也验证了什么叫做“沧海桑田”。

      卫庄也曾感叹过人类思维的强大,也仅仅只是感叹罢了,再怎么样这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关,他的任务就是为了完成这二十年一次的使命,延续自己的生命。

      卫庄不怕死,但他觉得就这么顺其自然的死,感觉很窝囊,很不甘心。对于成仙,他早已不抱希望,毕竟经历的时间太长,而成仙的路途依旧很渺茫,久而久之,也就放弃了。

      卫庄本来打算去乡下修养个三五载,等自己的能力恢复到能够自保,再去大城市中寻找有缘人。不曾料到,仅仅只过了半天,自己刚修炼的尾巴就不是自己的了。卫庄的心情很不好,想杀人。

【02】

    盖聂像去年那样准备去村子后山中抓一些小动物补贴家用,没想到明明正午还是艳阳高照的天,到了下午忽然狂风大作,阴云密布。不到片刻,天空竟飘起了鹅毛大雪。

    不过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就隐去了来时的路。

    紧了紧身上的棉大衣,盖聂决定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避避风雪。

    入目都是一片银白,盖聂很快就迷失了方向。此时的积雪已经埋没了脚踝。

    这样毫无头绪的走下去也不是办法,盖聂抽出了藏在鹿皮靴中的小刀,在沿途经过的树上刻下了一个个特殊的符号。希望风雪过后,爷爷可以带着村里人来寻他。

     这些知识都是盖聂爷爷教给他的,爷爷年轻的时候可是村子里最出色的猎手,这把小刀和这双鹿皮靴就是爷爷留给盖聂的,在这种情况也是帮了大忙。

    扣紧了头上的兔皮帽,将脸严严实实的埋进棉大衣的竖领里,浑身上下就剩俩眼睛露在外面的盖聂,再次出发寻路,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风雪中。不多时还真找到了一处岩洞,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危险。

    用冻的僵硬的手在旁边的树上又刻下一个符号,盖聂转过身时对上了一双银色的竖瞳,然后盖聂就看到了令他惊讶不已的一幕。

    优雅俊美的白色巨兽在风雪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银色的竖瞳中流露出的是清冷和孤寂。巨兽身上的皮毛好似舞动的白色焰火,身后犹如开屏般散开的尾巴,有八条,各自迎风甩动。等等,八条?!!

    虽然眼前的这个生物比在课外书插图中看到的老虎还要高贵漂亮,但是十一岁的盖聂也知道,中国没有哪一种动物会有那么多条尾巴。盖聂吓着了,本来就快要冻僵的身躯像是定在了地上了一般,不能移动分毫。

    巨兽动了,优雅的抬爪向前迈出了一步,然后......然后就不见了。

     盖聂吃惊的瞪大了双眼,除了入目的雪花,哪还有巨兽的影子,别说影子了,雪地中连个脚印都没留下,该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

     盖聂咬咬牙,握紧了手中的小刀,慢慢的向洞口移去。也许刚才那只是个幻象,但是如果再找不到避风雪的地方,恐怕盖聂就真的见不到爷爷和村里的人了,下的雪已经快要没过膝盖了。

     靴子踩在雪地中穿来“咯吱咯吱”的声响,盖聂加快了脚步,突然感觉脚下一空,盖聂暗道不好,就连人带雪一同跌落下去。周围的雪块也因为这一外力,扑簌簌的往下掉,顷刻间,那个深坑就被积雪埋了个严实。

     此时不远处岩洞门口的雪地里,跳出一个白色的毛团子,毛团子因为重力的缘故又栽回了雪地中,扑腾了小半天才从雪地移到了深坑的边缘。

     顶了一头雪的卫庄发誓,以后像是这样的鬼天气,绝对绝对不要外出,就算不得已,也要等自己力量恢复了再出去!用脸开路的感觉,此生不想再试第二次!

     伸长脖子向深坑看去,很快卫庄就发现了一块被雪掩盖的布料,身姿轻盈的落在那块布料上,狠狠的踩了几脚出气。刚消耗所有力量换回的尾巴又要这么没了,一想到这,卫庄又狠狠地在那个孩子背后蹦跶了几下才算解气。

     刚才看到的那一切,是有缘人与卫庄的共鸣,说白了就是一种契约。有缘人一旦见到了卫庄的真身,卫庄就必须完成那个人所提出的愿望,这也是一种宿命,显然,刚刚那个孩子看到了。



ps:
发篇旧文证明自己还在,感觉那时候的文风和现在的文风差别真的不是一点,很幼稚的感觉

凑活着看吧,喜欢我的文文的孩子都是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