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一几

咕咕咕,今天有文/段子/脑洞了嘛?
没有,不但没有游戏还玩的美滋滋

【原创】忘川 03-04(清水 现代 温馨 完结)

悄悄的冒个泡
文文在下面(嘘)

【03】

    盖聂是被背上的力量和肺中的窒息感弄醒的。猛地抬起头大口喘息,刺骨的冷风大量涌入肺中,像是被刀割一般的疼痛让盖聂眼前阵阵发黑。

    等到眩晕感褪去,盖聂才勉强看清周围事物,这是一个人工开凿的大坑,坑壁光滑,有两个成年人那么高,估计是原先狩猎时留下的,幸好坑中没有木刺机关什么的,要不然盖聂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盖聂因为是随着积雪一起落下的,加上冬天又穿的厚,除了手上的一点擦伤外,盖聂是一点都没伤到。

  “人类,你想要什么愿望?”

  “我希望这场风雪可以停下来。”盖聂随口一答,等等,感觉哪里不太对......

  “...你确定?”

    搜寻了一圈,坑里除了他自己和那只悠闲甩着尾巴的白猫外,就没有任何生物了。

  “是你在说话?”

  “是我。”白猫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点了点头。

  “你是妖怪?”

  “......算是吧。”

  “那...你吃人么?”

  “恶心,不吃。”

  “哦。”盖聂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便没了下文。

    等了许久都不见少年再次开口,卫庄无奈的再次问道:“人类,你有什么想要实现的心愿么?”

  “我不叫人类,我叫盖聂。”少年抬头看着洞口的雪花纠正道,然后继续问他的问题。

  “你...是山神吗?”

  “......不是。”白猫尖利的爪子已经在地上挠出三条划痕了,这人就不能先好好回答他的问题么?先前那些人一听到可以实现愿望,都不知道要选什么好,这人到好,心思根本就不在这儿。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盖聂找了一处可以避风的地方,坐下来说道。

    卫庄转了转自己银色的眼眸,来到盖聂面前将事情,将缘由完完整整的告诉了盖聂。

  “你的意思是我必须要许愿,而且是任何愿望都可以,是不是?”少年盖聂理了理头绪歪头问道。

  “没错,就是任何......金钱,权利,荣耀,能力......只要是你对我许的愿,我都可以办到。”竖瞳中折射出的不再是清冷,而是浓浓的不屑和对人类的鄙夷。

    人类啊,从来都是一种肮脏的生物。他们自私,贪婪,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兄弟反目也是常有的事,卫庄早就看透了人心,这千百年来向他许过愿的人,又有几个能够维持自己的本心,明明深陷泥沼却还乐此不疲的人,卫庄见多了。人情世故,世间冷暖卫庄也经历过不少,真正能够让卫庄敬佩的人,也不过寥寥几人罢了。他对人类的情感已经淡到了极点。

  “那可不可以先让我休息一下,等休息好了,我在想想我想要什么。”盖聂在雪地中确实是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这才刚坐下,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

  “我就睡一会......唔...就...一会......”话音一落,头一歪,就只剩平缓的鼻息。

  “......”

    卫庄很是无语,烦躁的在洞中转了一圈又一圈,不耐烦的狠甩尾巴,这种天气这种地方,睡着了就别想醒过来了,冻死活该!转念一想,这个人还不能死,死了他的任务怎么办?

    最后卫庄没办法,跳进盖聂怀里,用爪子摁了摁盖聂的脸,留下俩梅花印,就在盖聂胸前蜷缩成一团,为他取暖。

【04】

    风雪刚刚停下,盖聂的爷爷就带着村里几个年轻人上了山,经过搜索后发现了树皮上的符号。

    十多个人一边呼唤一边朝着符号所指引的方向前进,直到找到那个岩洞。随后就找到了那个坍塌的大坑,也发现了里面一动不动的少年,少年身上落满了雪花,脸上盖着一顶兔皮帽子。

    一个年轻人趴在洞口喊了几声“盖聂”,没有回应,大家都觉得有些不妙。拴好绳子就准备放人下去,盖聂的爷爷也要坚持下到洞底,几个年轻人眼见劝不住,也就随他去了。

    下去后爷爷用颤抖的手掀开了盖聂盖在脸上的帽子,发现底下的人脸色红润呼吸平稳,像是睡着了。当即就从悲伤转为激动,随后踹了盖聂一脚。

  “龟儿子你快给劳资醒过来!”爷爷骂着骂着看着自己的孙子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随后准备再来一脚,这一脚踹偏了,一个白色的毛团子飞了出去,毫无防备的摔在了一旁的雪地上。

    本来睡的迷迷糊糊的卫庄听见人类嘈杂的声音很是恼怒,正准备醒来给那几个人类一个教训,然后自己就被突然而来的外力掀出去了,从温暖的怀里落到了冰冷的雪里,卫庄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

  “嗷嗷!”人类,你死定了!

    盖聂则是悠悠转醒,迷茫中先是看见了自己的爷爷,随后扭头就看见了弓起身子准备发动进攻的白猫。盖聂一个机灵就彻底醒了,慌忙将爷爷扑倒在地,而卫庄的爪子则是堪堪扫过了盖聂的头顶。

  “你不能伤害他!”盖聂迅速爬起将身后的人护的更紧了。

  “为何?刚刚是他先动的手,我可以将之视为挑衅。”卫庄在远处准备下一次袭击,多少年了,都没有东西敢对他这般无理!

  “爷爷不是有意的!”盖聂急了,对面不是普通的野兽,他不会伤害自己并不代表不会伤害与他无关的人,爷爷怎么可能是那只猫妖的对手。

  “这与我无关,作为赔偿,把他的命留下!”卫庄不耐烦的呲了呲牙,喉间发出低吼,压低身子准备起跳。

  “你敢!”

   盖聂也怒了,拔出小刀迎了上去,眼中的凶狠令卫庄一滞,利爪闪过要害,将盖聂棉衣的一只袖子抓了下来,扔在一边。

  “你确定要与我为敌?”舔了舔爪子,像是不经意的一撇,卫庄轻蔑的看着盖聂,“别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是么?那我现在就要许愿!”盖聂眼睛都不眨的看着白猫,害怕他突然袭击。

  “哦?你威胁我?......好吧,什么愿望?”

  “我想......让你死!”盖聂反手拿着小刀,死死护住自己的胸口。

。 “......聂儿,你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在干什么?赶紧和我回家。”在盖聂身后看着这一切的爷爷很不理解,是不是这孩子发烧了,怎么开始说胡话,对面就是一只不大的野猫,怎么防备成这样?

  “爷爷你先走,我随后就到。”盖聂没有回头催促着爷爷离开这里。

    卫庄收起了攻击的架势静静的看着两人。

  “......你赢了。”白猫别扭的看向了别处,声音也从原先的沙哑低沉变得闷闷的。

  “......”

    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盖聂带着卫庄回到了自己家。

    盖聂也听爷爷说了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要是没有那只白猫给他取暖,恐怕他就已经在睡梦中被冻死了。

    一想到自己刚刚对待白猫的态度,有点后悔了。回来时白猫也是远远的跟着,看他的眼神冷冷的,盖聂觉得有必要做些什么给白猫到个歉。

    猫都喜欢吃鱼,刚好前几天盖聂去河边玩时顺手弄回了两条筷子般长的鲫鱼,家里一共俩人,爷爷又不爱吃,那鱼就养在了水盆里,应该还活着。

    卫庄在盖聂家门口的树上休息着,被一阵阵香味吸引着醒了过来,就看见那个叫盖聂的孩子端着个碗守在下面,见他睁开眼睛,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意。

  “你醒了,快下来吃一些,这鱼我没敢放太多调料,只是放了些盐和葱姜去腥,你下来尝尝合不合胃口。”

  “......放那吧。”这么一说卫庄还真饿了,加上闭关时的一个月,他已经将近两个月没吃东西了,但是碍于面子,卫庄决定等他走了再吃。

  “刚出锅的,现在已经温了,再放一会就要变凉了,变凉就不好吃了。”盖聂踮起脚把碗举过头顶,让卫庄看看,果真冒得热气变少了。

    伸了个懒腰,卫庄跳下树来到盖聂身边,盖聂顺手把碗放在了地上,蹲下来看着白猫。

  “你怎么还不走?”卫庄炸毛了,难不成要被看着吃?那宁愿不吃。

  “你叫什么?我想知道你的名字。”盖聂支起下巴看着白猫,大有你不说我就不走的架势。

  “......卫庄。”这还是个孩子么!怎么事这么多!

  “那我以后就叫你小庄吧。”盖聂想了想说道。

    还没吃到东西的卫庄,被自己口水呛住了,憋了半天才缓过来,对上盖聂黑色的眼眸时,卫庄觉得自己现在拒绝已经晚了。

  “你到底走不走!要不要我们一起吃?嗯?”

    盖聂摇摇头,起身笑着离开了,才刚走几步,就听见了碗被打翻的声音,回头就看见了好玩的一幕,小庄将自己的舌头贴在雪上,旁边是被打翻的鱼,浑身冒着热气。

  “小庄......”看来又要重做一碗了,这一碗就给隔壁家的猫吃吧,盖聂叹了口气。




ps:大家知道猫舌不^ω^

喜欢我文文的都是小天使~

有没有小伙伴和我一起聊脑洞或是讨论秦时剧情的嗷~

拖延症晚期急需小伙伴催更~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