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倾寒―

活在节日贺文中的我,日常换ID,主聂卫,不逆可拆,吃all卫

【原创】忘川 05-06(清水 现代 温馨 完结)

是时候拯救世界(划掉)放文了!
人物属于玄机,而ooc属于我

【05】

    雪过初晴,又是一个很好的天气,太阳暖洋洋的很是舒服。爷爷去了村口找人唠唠嗑晒晒太阳,只剩盖聂一人留在家中编织草篮。

    卫庄悄悄的跨过门槛,来到了盖聂家的院子里,一眼就瞧见了放在院子中的藤椅,还有上面的软垫。不得不说卫庄是一只懂得享受的猫妖,等到盖聂抬起头活动僵硬的脖子时,就看见了卫庄四脚朝天的躺在藤椅上晒肚皮,银色的眼睛微眯,说不出的慵懒和惬意。

    发现有目光看向这里,卫庄淡定的抬头,狠狠的瞪了眼盖聂就又躺了回去。

    盖聂从正屋前的台阶上起来,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了藤椅旁边继续忙活手里的东西,也不在意卫庄的不愉快。

  “你想好了没有,到底想要什么?”总感觉被人盯着的卫庄很不自在,干脆一翻身将头枕在交叠的前爪上,淡淡的问道。

  “没有想好,我好像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盖聂头也不抬的迅速答道。

  “哦?你不想要钱么?这样你的学费就有了着落,也不会给家里带来不必要的负担,而且有可能成为第一家搬出大山的人呢。”瞌上眼皮卫庄懒懒的引诱道。

  “......不想要,学费的事我想我自己能够解决,不会动用家里的一分钱,还有爷爷说过,拿了那种不明不白不知来历的钱,总有一天是要还回去的,那样做是不对的,而且我自己心里也过不去。”盖聂停下手里的活,字字说的铿锵有力,让卫庄无力反驳。

  “那......你想你的父母么?只要许愿他们就会陪你和你爷爷一起过年了,你不想见见么?”卫庄想了想,继续循循善诱着。

  “......想,很想很想,但我不会这么做,爹娘外出打工是为了我和爷爷能过的更好一些,我不可以给他们添乱,只要知道他们一切平安我就已经很高兴了。”盖聂明显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否决了,摇摇头继续手里的动作。

  “你......”卫庄不知道说什么好,是不是可以把盖聂理解成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小庄,能不能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慢慢想,想到了再告诉你好不好?”盖聂的语气非常诚恳。

  “......好,我最多给你一年的时间,好好想!”卫庄咬牙切齿的答道,起身跳下藤椅,很快就消失在了门口。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死板,一个愿望而已有这么难么,而且受害者是自己,他是直接受益者,还有什么不满的?

    卫庄越想越气,盖聂有什么资格挑挑拣拣的,连遵从自己本心都做不到的废物,哼!

    卫庄向村外走去,突然感到背后一冷,迅速转身,小路上清清冷冷的什么都没有,卫庄却沉下了脸,有什么东西混进来了。

    和我玩幻术,你还嫩了点,冷冷的看向某处,卫庄就走了,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山林里。

    角落中一个中年男人揉了揉眉心一脸的疲惫,自己低估了刚才那只猫的能力。现在看来以自己的实力,是绝对打不过那只猫妖的。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只猫妖似乎遗失了一些力量,如果他趁这猫妖虚弱的这段时间去收服它的话,猎杀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中年人又在角落中待了一会,才若有所思的离开了。

【06】

     过了年关就是春天了,天气也一天天回暖,吹来的风不再夹杂着寒冷而是柔柔的,很舒服。

     卫庄呆在盖聂家已经快一个月了,托盖聂的福,卫庄过了一个好年,除了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的事情了。

     今天村里格外热闹,听说从外面来了一户人家,说是回老家看看,然后再住上几个月。这种事情在这样的小山村可是一件大事,年轻的人纷纷以走出大山为目标,大家不明白这个中年人为什么要回来,还带着一个孩子,所以纷纷放下手中的活去围观,顺便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卫庄一向不愿意凑热闹,然而麻烦却来找他了。

     盖聂中午的时候领回来了一个差不多大的孩子,俩人说说笑笑的进了里屋,趴在藤椅上睡觉的卫庄依稀听见了那个孩子叫盖聂“阿聂”,而盖聂则是称呼他为“荆轲”。

     二人一直在屋子中待到日头偏西,卫庄很不开心,平常这时间盖聂已经去做饭了,而不是和什么小鬼一起聊人生聊理想。

     伴随着“叩叩”的敲门声,一个温和的嗓音响起,“有人在家么?”

     卫庄猛地一回头,看见了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看外表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

   “我是来找小轲的,有人说见他来到这里了。”明明没有人,男人却笑眯眯的对着院子说道。

   “吼!”

     回复他的是藤椅上的一只白猫,喉咙中发出一声带有警告意味的低吼。

   “别紧张别紧张,今天可不是为了你来的,我说了我是来找小轲的。”男人摆摆手,笑意已经直达眼底了,他似乎遇到宝了,这只猫妖一点内力都没有,连最基本的口吐人言都做不到,而猫妖的修为他却看不透,要么是受了重伤,要么就是身怀异宝,无论哪一种,结局都会让他很满意。

   “来了来了,叔叔我来了。”荆轲一阵小跑从里屋出来了,“阿聂我先回去了哦,再见啦!”

   “慢点跑,有空就来玩。”盖聂随后走了出来,对着荆轲挥了挥手,目送二人离开,待二人的脚步声渐远,盖聂轻轻问道,“那人是谁?”

   “我怎么知道。”卫庄的横了一眼盖聂,刚刚那人看自己感觉就像被毒蛇盯上了一样,浑身不舒服。

   “你说话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听得到?”

   “是......”

   “是不是你有麻烦了?”

   “区区人类我还不放在眼里。”白猫又恢复了优雅,梳理着身上的毛发,银白的眸中却闪过危险的蓝光。

     从那人进门说话开始盖聂就听到了,可荆轲拉着他说个不停,他没办法脱身,他听的出男人在对人说话,但院子中只有晒太阳的小庄,盖聂眼神一暗,打断了荆轲的话,拉着他出了里屋,一出屋就看到了压低身子戒备的小庄,好像明白了什么 。

   “真的没问题吗?需不需要我帮忙?”盖聂的语气中带了一些担心,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就算有问题,你能帮我干什么?我记得你们人类有句古话,叫什么‘人贵有自知之明’,你还是早点认清现实的好,不是什么问题都要靠你们人类才能解决的,我的事还伦不到你来管。”卫庄的语气很冷,眼中也是满满的不屑。

   “.......”

     盖聂什么都没说,转身回了屋,他确实什么都帮不了。

     这一晚盖聂失眠了,而卫庄傍晚独自出去后就不知道去哪了。

     早上盖聂一出门就看见了藤椅上打着哈欠的白猫。白猫刚回来不久,毛皮上还带着早晨的露水,看起来湿漉漉的。

     盖聂来到卫庄身前不顾卫庄危险的爪子和冻死人眼神强行将卫庄抱到了怀里,取了一块干毛巾,细细的为卫庄擦干毛发。

     起先卫庄还在挣扎,最后就剩舒服的“呼噜”声了。  等到盖聂忙完,卫庄已经蜷缩着睡着了。

      找了一块有太阳的地方铺下一张毯子,将卫庄轻轻放了上去,盖聂难得孩子气的点了点卫庄黑色的鼻头,回屋做饭去了。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