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一几

咕咕咕,今天有文/段子/脑洞了嘛?
没有,不但没有游戏还玩的美滋滋

【原创】忘川 07-08(清水 现代 温馨 完结)

【07】

    要说卫庄为什么不喜欢孩子呢,这是有原因的,比如现在。

    荆轲暗搓搓的来到盖聂家门前,正午时间家家都是门户大开。荆轲很容易就找到正在阳光下睡觉的大白猫,握紧了口袋里的东西,悄悄的进了大门向白猫的方向移动着。

    突然白猫的耳朵动了动翻了个身,荆轲一看形式不对,大喊着“妖孽受死吧!”向前猛地冲了过去。

  “啪唧”一声将自己口袋里的东西胡乱拍了上去。

    卫庄虽然没明白状况,但听到脚步声和呐喊声后自然是起身就跑。

     一个低估了自己的手速和准确率,一个高估了自己刚刚睡醒有点发软的身体。

     所以一人一猫就这么呆楞的一起看着猫屁股上一张迎风飘扬的黄符,还有上面用朱砂画的歪歪扭扭的线条......

     盖聂突然听到了哀嚎声还有愤怒的猫叫,嗯,是从院子里传来的,嗯,嚎叫声有点耳熟,嗯,应该是荆轲。

     放下作业盖聂就跑了出来,看见了一人一猫在院子里展开追逐战:荆轲的脸上挂着三道血痕,看见盖聂出来大呼“救命”;而小庄屁股上贴的那张黄纸是什么玩意?

     荆轲一个闪身躲到了盖聂背后,冲着白猫做鬼脸,还不忘给盖聂交代几句。

   “阿聂我给你说,你家养的这只猫成精了你知道吗!而且一直赖在你的身边肯定图谋不轨!你要离他远点!还有他屁股后面是我找了叔叔的符语书画出来五雷符,不知道为啥没效果,总之你要离他远远的,妖怪都不是好东西!”

     听着小鬼自顾自的喋喋不休,卫庄的眼神中已经可以看见实质的火花了,一爪子拍碎符纸,浑身的毛已经竖了起来,也亮出了自己的四颗小尖牙,低吼不止。

    荆轲的叔叔进门来看到的就是猫妖发狂截住了两个孩子,还步步紧逼,眼看就要下口了,迅速掏出最简单的雷符,念道,“雷公在上,听我号令,急急如律令!”

    卫庄头顶聚集起一朵电闪雷鸣的小乌云,细小的紫色闪电在其中翻滚,蓄势待发。

  “唔!”

  “小心!”

  “阿聂你别去!”

     荆轲的叔叔慌忙撤咒,看着那个少年奋不顾身的将白猫护在怀里的样子,掐指一算,叹了口气,“小轲,我们走吧,这里没我们什么事了。”

  “为什么啊!那可是只大妖啊!放任不管会出事的!”荆轲急呼道。

  “这是命,我们违抗不得,快走,等以后你再来这边玩,这边我们还要住上几个月呢,不怕没有时间!”

  “......哦,那阿聂我走了哦,刚刚对不起了,还有那只肥猫,要是对阿聂有什么企图,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荆轲说完就随着叔叔离开了小院。

     惊魂未定的盖聂死死的抱住小庄,深怕下一刻有雷劈下。

  “喂,你可以放手了!抱这么紧做什么?”卫庄的语气很不善,他的脖子很难受,还有刚刚那个小鬼说什么?肥?早晚要挠烂他的嘴!

  “小庄,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盖聂快速松开了卫庄,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没有错过一丝一毫的细节,看到小庄真没伤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能有什么事?就算比那道雷强十倍的雷劈下来我也扛得住,倒是你,这么紧张扑上来不怕被电成焦炭么?”卫庄好笑的看着这个平时不苟言笑的人,说到底他还是个孩子啊,会紧张会害怕。

   “......我不怕。”

   “好吧,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能伤到我的东西不多,想那样弱的除妖师真的对我没威胁,就是这几天没力量应付起来有点费劲罢了。”卫庄解释完,转头开始梳理自己被盖聂揉的乱糟糟的毛发。

   “......你会报复他们么?”盖聂的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

   “......不会,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破例。”卫庄淡淡的说道。

   “谢谢!”盖聂扑上来死死的抱住了卫庄,他的小庄真好。

【08】

    三月开学后,盖聂就忙了起来,他今年六年级,七月份马上就要毕业了。学校离家实在太远,就选择了住校,每次星期天下午准备好一周的粮食,背到学校去,吃完后周六下午再回来准备。

    尽管条件很苦,卫庄也和盖聂说过,但是盖聂摇摇头否决了。

    就这样随着时间地流逝,七月份的到来带着夏天独有的炎热,盖聂终于毕业了,分数下来后报考了一所距家十里地但是很不错的县城中学,隔壁的荆轲也选择在那所中学继续完成学业。

    盖聂的父母在盖聂考完试时回来过一次,留下了足够盖聂上学的钱后又匆匆离开了。卫庄看到了,那天的盖聂悄悄红了眼圈。

    撇开伤心的不提,没有作业的暑假还是很开心的,荆轲天天来这边混吃混喝,阿聂长阿聂短的叫着,卫庄烦透了这个死小孩,可又赶不走。最后卫庄走了,只要荆轲一来,卫庄就上房顶晒太阳吹风,清静不少,恐怕只有盖聂能忍受住那种聒噪,比夏夜的蝉叫还烦。

    今天从集市上回来,盖聂和爷爷两个人把堆存的野味和草药卖了之后,抬回来一袋面粉,还有一些调料。

   “小庄,今晚吃包子。”盖聂微笑着和白猫打招呼,白猫抖了抖耳尖,盖聂就知道小庄听到了。

    剁馅调味一气呵成,放在一边入味,盖聂开始在院子里和面。

    一天中最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傍晚最适合在院子中纳凉,今天荆轲那小子没来,好像是玩太过中暑了,现在在家躺着,卫庄的心情怎一个好字可以概括。

    跳上一旁的藤椅,卫庄闭目养神等着盖聂活好面然后包包子,不得不说盖聂在厨艺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

  “小庄,我想问你一件事。”

  “说。”

  “你走了还会回来吗?”

  “不会。”卫庄抬头看着盖聂,只看见了一个忙碌的背影,看不见表情。

  “......”

    放下手中的活,盖聂满手面粉,走到卫庄前蹲下,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喜乐。

  “干什么?”

  “我想许愿了......”盖聂叹了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将口中的话说了出来。

  “呵,说吧。”卫庄坐正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盖聂。

  “噗嗤”盖聂突然笑了,“小庄,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也是站在高处看我的,不过转眼间就不见了,我现在好像明白了你为什么消失了。”

    卫庄一头黑线的看着面前肩头耸动不止的人,思量着要不要挠一爪子让他清醒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他没见过盖聂这样开怀的笑过。算了,就当是最后一次的任性吧。

  “小庄,我的愿望很简单。”盖聂笑够了,抬眼直视卫庄银色的眼眸,卫庄在黑色的瞳孔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我想让小庄......拥有自己的第九条尾巴。”这句话说的不算慢,但卫庄还是觉得时间很长很长,长到他可以从盖聂的眼里看见自己银色的眸子一点点缩小,不是恐惧,而是震惊。

   “呵”卫庄明白了为什么千百年来没有猫妖得道了,这样的诺言此生又有几个人可以做到呢?这样的情感又是何人可以负担的起的呢?

    他卫庄何其有幸,此生遇见了盖聂,他是他的劫,亦是他的救赎。

  “小庄,离开吧,我给你你一直想要的自由。”盖聂的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轻轻地点了点卫庄湿漉漉的鼻头,留下一些白色的痕迹。小庄的事,荆轲的叔叔已经告诉过他了,所以才决定许这个愿望。

  “......不要!”

  “小庄,你说什么?”

  “我说不要!”卫庄猛地扑向盖聂怀里,但为时已晚。

    白色耀眼的光华猛然亮起,照亮了盖聂黑色的眸子。

    光华中盖聂看到了一位五官精致一头银发,身着玄色衣袍的男子,男子的脸上带着悲伤。

    不应该是悲伤的,他应该笑的。

    不知道为什么盖聂心中涌起了巨大的失落感,有什么消失了,再也回不来了。

    光华过后,院子中只剩盖聂一个人茫然的站着。

    突然门外闯进来一个人,大大咧咧的嚷着,“阿聂你太不够意思了居然做好吃的都不叫我,虽然我中暑了但是我嘴巴又没坏,还是可以吃东西的!”

  “荆...轲?”

  “对呀是我,阿聂你怎么了?你还认识我吗?”荆轲说完就把自己的手放在盖聂眼前晃了晃。

  “当然认识,荆轲,小庄......是谁?”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包包子啊,面都好了,嗯,馅也好了。”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

  “我记得小庄一直喜欢趴在......”

    荆轲顺着盖聂手指的方向看去,藤椅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阿聂你不会学傻了吧!那里是爷爷乘凉的地方,哪有什么小庄,话说小庄是谁?你不会发烧了吧?你开始说胡话了......”荆轲像模像样的摸摸盖聂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嘟囔道:“没发烧呀,怎么就傻了呢。”

   “......真的没有吗?”

   “绝对没有,这一个暑假我俩都在一块呢,多一个人出来我难道不知道?”

  “行啦行啦,别纠结了,快包包子吧,我都快饿死了。”

  “哦,好。”盖聂机械的转身,走了两步再次转头看向藤椅那边,最后摇了摇头,和荆轲一同离开了。





本来po主想要写个双十一贺文的,然后......写了一千多字就被小妖精拐走了

正在前往....阿努比斯神殿...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