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节日贺文中的我,主聂卫,不逆可拆,吃all卫

【聂卫】感冒(短篇 番外 完结)

是个三个月还是四个月
我咕某人回来了
这次某一篇还没放出来的正文的番外
血族paro老夫老妻日常
只管撩不管埋系列小短篇
人物属于玄机,ooc归我
全程崩坏,注意雷点
确定没问题就下拉











  盖聂生病了,本来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然而它就是发生了。
  39度高烧,盖聂浑身酸软无力的摊在柔软舒适的被窝里,嘱咐天明想办法去叫卫庄回来。
  然而熊孩子荆天明并不想去找他大叔冰块脸的亲亲师弟,而是扭头就去找了赤练阿姨。
  得知盖聂生病时的赤练满脸震惊,连带说了好几句不可能,低头陈思了一会后交给了天明一个很可爱的小瓶子,闻起来香香的。
  “没毒吧?”天明拿着小瓶子摇了摇,一脸嫌弃。
  “除了圣水和银器,没人伤的了你的大叔。”赤练皱着好看的眉继续说道,“毒药还没试过,但是估计作用不大。”
  “哇,坏女人你是打算直接实验么?”天明准备把小瓶子放在桌子上,瞪大眼睛盯着赤练。
  “有贼心没贼胆,我还想在卫庄大人手下多活两年,据我的研究,盖聂只可能是一种情况,你把药给他吃了,然后我通知卫庄大人,剩下的事就不是我们能管的了。”赤练不耐烦的挥挥手让天明把药带回去给盖聂喝了。
  “量你也不敢,那我先去送药啦,你一定要给那个冰块脸说哦,话说真的不会有副作用嘛,就这个药。”天明拿着药塞进了上衣口袋准备离开。
  “这 是 秘 密 哦~”赤练将纤长的手指放在角度刚刚好的唇上,笑嘻嘻的说道。
  天明抖了抖身上不存在的鸡皮疙瘩,在赤练的注目礼中快速离开了那间屋子,悄咪咪在心里给自己的大叔点了根蜡。
  卫庄得知消息赶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当然,对他来说是傍晚。
  很好的夜视能力让他一进卧房就注意到了床上根本没有人在。
  卫庄转身离开的瞬间就被人从背后拥住,然后一口咬在了苍白纤细的脖颈上,吞咽血液的声音在此刻是多么的响亮。
  反手揉了揉埋在自己脖颈处的脑袋,卫庄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发出的声音已经变得低沉沙哑。
  “普通“红茶”对于你来说已经没有诱惑力了么,师哥?”感受到脖颈处已经被湿润柔软的物件覆盖,卫庄轻笑着说道。
  “作为血族你居然也会生病?你不觉得丢脸么?”
  “这并不是生病,小庄,那只是对外人的解释罢了,我更喜欢称之为血族的发情期。”意犹未尽的舔着脖颈上已经消失了的伤口,盖聂含糊不清的解释道。
  “只有卑贱的混血种才会有这种鸡肋的东西,身为纯血的我自然没有这些烦恼,真是抱歉啊师哥。”准备推开盖聂离开的卫庄被盖聂的拥抱狠狠的禁锢在了原地,扭头看到了一双血色不带情感的眼眸。
  “感谢赤练小姐的药,你现在就要被卑贱的混血种上了,我可是等了你不少时间,小庄。”
  “什...么?!”
  被人拖拽着扔到床上时,卫庄才有点搞清楚状况,然后就被压上来的躯体控制住了所有动作。
  顺带也感受到了身上人躯体上不正常的热度,还有游走在身上不安分的手和不知道什么时候顶在自己身下磨蹭的膝盖。
  “按照血统来说,你应该称我为‘父亲’,师哥,你不该这么放肆。”卫庄象征性挣脱了两下,发现并没有什么用。
  “按照契约来说,你应该称我为‘主人’,我这么做并没有什么错。”盖聂抬起头,血色的眼眸直直的望向同样颜色的眸子,眼中的温柔试图将他拉进深渊,而他成功点燃了对方眼里的欲火,随后一发不可收拾。
  ......
  隔天下午,捂着老腰的卫庄在心里狠狠地记了盖聂一笔,多少岁的人了还要玩这么刺激,记仇!
  然后感觉好像忽略了什么。
  “赤练给的药?什么药?”摊在床上的卫庄看着背对着自己穿衣的盖聂,漫不经心的问道。
  “按照效果来说,我觉得是春药。”扣上衬衫最后一颗纽扣的盖聂,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
  “果真年纪大了就要靠药物解决了啊,主人。”把玩着自己白发的卫庄揶揄着,并不在乎盖聂突然僵直的后背。
  “......”
  秉持着能动手绝不回嘴的盖聂先生看着被自己欺负到神志不清甚至张口求饶的爱人,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

――――end――――

评论 ( 23 )
热度 ( 59 )

© ―南风倾寒― | Powered by LOFTER